在资本市场,保险资管圈历来是一个低调的聚合体。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的专业机构投资者,险资运用余额已达30万亿元,手握重金的他们备受市场关注。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期就权益投资话题与多位保险资管人士进行交流,了解到险资最新权益投资动态。

  对于近期受市场追捧的高股息策略,多位保险资管人士表示,高股息资产提供的稳定分红现金流与险资特点天然匹配,一直是保险资管权益投资的重要配置策略。近年来,在资产荒背景下,他们进一步提升了高股息资产配置比例。

  不少保险资管人士还提到新质生产力这一热词,他们表示将着眼于经济中长期发展方向,围绕新质生产力进行布局,包括高端制造、生物医药等。

  ● 记者 陈露

  瞄准高股息资产

  “今年,寿险公司给我们带来了几百亿元新增资金,资金配置压力较大。”南方地区某中小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向记者坦言,“站在投资角度,我们不希望负债端有较快增长。”

  该公司面临的压力或许是大部分保险资管机构面临的共同问题。记者调研了解到,近两年,保险产品受到投资者关注,不少保险公司保费收入有较大幅度增长。但就投资端而言,多位保险资管人士表示,在资本市场波动、长期利率下行背景下,保险资金配置压力较大,权益投资仍是博取超额收益的重要方式之一。

  在权益市场持续调整的当下,能够提供稳定分红收入的高股息资产受到市场青睐,机构乐于在这个领域抱团取暖。事实上,在高股息策略“爆火”之前,高股息资产就一直受到保险资管的关注。记者在调研中获得的信息是,不少保险资管机构近期提升了高股息资产配置比例。

  “有产生大量现金的能力并且能够进行较高比例分红,才能称之为高股息资产,它们可以被看作产生现金流能力强且估值不高的标的群。”某中外合资保险资管机构权益投资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不是因为今年大家都愿意做高股息策略,我们才去关注,而是因为在市场波动下,高股息资产有很好的抗风险能力。”

  “保险资管行业很早就在做高股息策略,我们公司从2019年开始强调高股息策略,将高股息资产作为一类重要的资产进行配置。最高时,高股息资产占权益投资比重的半壁江山。”北方地区某中小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介绍。

  某中外合资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表示:“公司从2021年开始做高股息策略,后续逐渐加大了配置比例,从2021年到现在,足足增加了7个百分点。”

  某头部保险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负责人向记者介绍,高股息资产在公司权益配置中占三分之一左右。高股息类资产具有股价波动不大、分红收益相对固定的优势,符合保险资金的收益要求,在上市公司分红机制不断完善的背景下,运用高股息策略的资金体量会在险资领域持续壮大。”

  多家保险资管人士表示,未来或进一步加大对高股息资产的配置。上述中外合资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说,从缓解寿险利差损的角度看,还是需要依靠权益投资博取超额收益,“我们算过一笔账,如果国债收益率继续下跌,公司的净资产会减少,如果想要补上这部分损失,只能依靠权益市场。”

  配置高股息资产,不仅是为了满足收益需求,在新会计准则影响下,也有助于平滑股价波动对险企当期净利润的冲击。华创证券金融业研究主管、首席分析师徐康认为,在新会计准则下,更多权益类资产以FVTPL(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计量,加剧报表波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险资权益配置。通过指定FVOCI(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或者权益法计量,可在一定程度上规避持有标的股价波动对报表的影响。

  记者调研了解到,在对高股息资产的投研方面,部分保险资管机构在权益投资部门下设置了专门价值红利小组,也有保险资管机构尝试运用人工智能、大模型搭建包括股票分红率等在内的指标体系,构建红利策略。

  “南下”寻找机会

  在权益投资方面,保险资金除了投资A股之外,还在港股市场寻找机会。多家保险资管公司表示,近期加大了对港股的配置。

  今年以来,南向资金明显加快入场步伐。截至7月10日,南向资金净流入3890.18亿港元,已超过2023年全年净流入金额。

  “南下买港股资金很大一部分来自险资。”上述南方地区中小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某种程度上,股息具有债券属性。长期来看,高股息资产是一种‘类固收’资产。港股里有些标的股息率超过10%,即使在减去红利税之后,收益率仍然可观。寿险资金有稳定的增量现金流,在股市下跌时也会保持买入,长期来看,可以实现的超额收益比较明显。”

  “今年一季度,港股出现一波下跌,公司抓住这一时机配置了很多港股高股息资产。”一位中小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不过,也有保险资管人士认为,尽管港股估值相对较低,但在选股时需要保持谨慎。“如果看好的港股波动率较小、安全边际较高,我才会考虑买入。”另一位头部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说,如果对港股不熟悉,仅仅觉得便宜而入手,不一定会获得好的回报。

  据记者了解,当前保险资管机构主要通过港股通、QDII配置港股,也有部分保险资管机构在香港设立了子公司。

  上述北方地区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几年市场波动较大,公司在A股和境外权益投资上尝试进行一体化管理,A股投研团队和境外投研团队定期进行交流和互动,以便更好地进行资产配置。

  密切关注新质生产力

  多位保险资管人士向记者表示,除了做好传统的固收投资、高股息策略投资之外,还将沿着新质生产力方向进行布局,加强投研投入,发挥耐心资本优势。

  上述北方地区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表示,在新质生产力这一概念提出之前,公司就聚焦国家发展战略,沿着这一方向进行投资。近两年,公司已经落地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高端制造等领域。医疗医药也是公司一直以来重点投资的赛道,一方面是看好其投资机会,另一方面是可以和保险主业产生协同效应。

  上述中小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介绍,目前公司在围绕五篇大文章中的养老金融进行布局,主要投资于医药行业;此外,在先进制造方向也有布局。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部分新兴行业回报周期长、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与保险资金要求稳定可预期回报之间存在一定矛盾,还需改变传统投资思维、加快投资模式创新和投研能力建设,更好赋能新质生产力发展。

  业内人士认为,险资需要转变传统的投资思维方式。华泰资产总经理杨平近期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不仅仅着眼于短期的、即时的业绩和回报,还要进一步建立客观、有效的未来价值评估思维与体系。同时,要尊重市场规律,包容创新失败;创新本身就是一项高风险经济活动,需要构建容错纠错机制、整体回报思维和短中长周期结合的考核方式来把握科技创新在整体层面和未来时段的高收益。

  “保险资金规模大、负债端稳定、久期较长,是耐心资本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新兴行业存在投资难度较大、缺乏稳定现金流的问题。另外,相关行业政策不太稳定,与传统行业相比,投资难度大一些。”某头部保险资管机构负责人坦言,在支持新质生产力方面,该公司在投资模式上进行创新,通过设立S基金的方式投资于科技创新企业,在保险资金审慎运用和支持科技创新上寻求平衡点,起到分散风险的作用。

  此外,还需加强投研能力建设。国寿资产副总裁于泳近期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公司内部成立了专注于信息技术、先进制造、生物医药等科技行业的跨部门投研互动小组,加强对科技相关产业的全面理解与认识,促进提升科技领域的投资比重和决策质量。